60|四个意思并列的词语-头重脚轻网|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宽宏大量 > 正文内容

【神医喜来乐】大医凌锋:世上无神医,救活一个人等于救了一个家

来源:头重脚轻网   时间: 2019-03-17

作文「大医凌锋:世上无神医,救活一个人等于救了一个家」共有 5415 个字,其中有 4754 个汉字,0 个英文,67 个数字,594 个标点符号。作者佚名,请您欣赏。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不能当作范文使用,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

她是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也是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学的创始人。她以成功救治被国外医生判了“死刑”的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闻名海内外。她还救治过许多比刘海若更严重的病人,创造了很多医学奇迹,被誉为“神医”。对于“神医”的赞誉,她坦言世上并无神医,她也曾因为手术失误而内疚,甚至想过不再行医。在长达4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她始终抱着“大医精诚,医者当尊重生命”的理念。在数十年如一日的忙碌中,她并不缺少对家人的似水柔情。让我们走进大医凌锋的精彩人生……
国外带回刘海若被总理赞“胆大”
记者(以下简称记):当初您为什么选择以男性医生为主的神经外科?
凌锋(以下简称凌):从1973年我正式做医生,到现在已经41年了。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他们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医生的职业是多么崇高。“文革”期间,我入伍当了一名卫生兵,任务是给病人擦澡,接大小便,打水,送饭等。即便是做这些简单的事情也让我感觉到,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是多么需要别人的帮助,而你帮助了别人是一种多大的快乐。当时我唯一痛苦的事情就是对医学知识知道得太少,这也是我学医的最大动力。1970年,我被保送到解放军第七军医大学(现第三军医大学)学习。3年后,我被分配到南京军区总医院工作。起初,我被分配当了骨科医生,实习一年后,开始在大外科轮转,最后一科是神经外科。当时的神经外科主任刘承基教授觉得我性格沉稳,心理素质好,是干神经外科的料儿,就有意识地指点、引导我。1977年,我调到解放军301医院,正式成为一名神经外科医生。
记:早年您赴法国留过学,这个机会怎么得来的?
凌:那时神经外科患者死亡率很高,活下来的患者也大多处于昏迷状态,作为医生却束手无策,我非常难过,平时只有多看书学习。1980年,法国巴黎第七大学医学院院长乌达尔教授访华,在301医院讲课时,我大胆向他提了几个问题,得到了乌达尔教授的详细解答。第二天,乌达尔教授又到301医院查房和座谈,查到的患者恰巧是我负责的,患的是脊髓血管畸形。得知我采用的是脊髓血管造影的确诊方法,乌达尔教授很满意。过后我才了解到,脊髓血管造影是乌达尔教授发明的,当时这项技术在国内基本上是一片空白。因此,当天下午的座谈会上,乌达看癫痫病医院在哪尔教授当场邀请我到法国学习介入神经放射技术。当时刚刚改革开放,这样的留学机会非常珍贵。此后的一年里,我傻傻地等待法国方面的邀请函,却一直没有消息。那时候给国外写信还要通过政治部门,也不知道如何写,只能傻等。但我不甘心错过这次机会,最后在神经外科主任段国升教授的帮助下才得以成行。在法国学习16个月后,我回到了国内。这次进修让我掌握了世界上神经外科方面的先进治疗方法,也为我取得今天的成绩奠定了基础。
记:您因治愈被国外医生判了“死刑”的凤凰卫视主持人刘海若而被称为“神医”,当时对治好她心里有底吗?
凌:首先说明,世上并无神医,我更不是什么神医。救活刘海若,对我来说就是四个字:理念、用心。平时我爱用哲学的理念看问题,这样就不至于钻牛角尖。当年刘海若伤势严重,有人说她脑死亡,很多人束手无策。我看到她并没有脑死亡,原发性损伤不是很重,严重昏迷是继发性损伤,而继发性损伤有一定的可救性。后来又观察到她前几天用药有反应,这是非常重要的信息,我辩证地分析她的病情,看到还是有一丝希望的,才下决心把她带回来。后来,朱�基总理问我:“你是一个人去的?没跟别人商量就敢把她带回来,胆儿够大的。”我对总理说,我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通过对刘海若的治疗实践,我感觉哲学是贯穿在医学中通用的理念,在其他领域做事、分析问题,也应该有这个理念和意识。
记:在您从医生涯中,像刘海若这样的危重病患者应该很多吧?
凌:是有很多。有个小伙子得了脊髓血管畸形,我给他做了介入治疗,做完后病人感觉不错。但一天之后,他就感觉越来越不好了,最后双下肢完全瘫痪。一天查房时,那个小伙子对我说:“凌主任,现在我觉得下半身就跟没有了一样。”他的年龄跟我儿子差不多,听了他的话我心都碎了。我几天都没睡好觉,苦苦思索问题到底出在哪儿。有一天,我突然想到,他是一种特殊的回流系统问题,因为病人的回流系统很差,但是我在做栓塞过程中,可能因为有颗粒过去,把有限的回流系统堵住了。现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立刻手术,把他的畸形团全部切掉,这样还是有机会的。做完手术,病人的腿很快就能活动了,他的腿今天能动一个脚指头,明天能动三个,后天能动四个,然后能挪动了,最后慢慢康复。后来,那个小伙子到英国留学,学成后又回国了。现在,那小伙子一天到晚叫我凌妈妈,他的家人也把我当成家里的一分子,有什么困难都来找我,甚至包括孩子找女朋友、结婚等。
因手术失误曾有放弃从医的想法
记:您救治过很多危重病人,有没有特别有成就感的时刻?
凌:有啊。当一个人濒临死亡的时候,你把他救活了,还能挽回一个家,这个时候我是最有成就感的。1996年,西安有个10岁的男孩,基底动脉长了一个巨大的动脉瘤,压迫了脑干,走路摇摇晃晃,而且不能吞咽,非常危险。他的父母曾给国外的医院写信求助,人家呼和浩特到哪治癫痫病比较好说可以给他做手术,但孩子可能会死。后来他们把孩子转到我这儿,我给他做了介入治疗,就是把两条供血的血管全部阻断,然后用抗凝治疗,让周围其他的血管供应脑干。那个时候,很多抗凝药还没有,只有最基本的肝素,而且还没有输液泵,检测设备也不是很全,实际用药量多了还是少了,没有一个检验的东西能清楚地显示出来。我在病人旁边守了7天7夜,一直在观察。有一次我去看他的时候,进去一摸他身上滚烫。不好,发高烧了!因为脑干受损之后,会有那种脑性的高热,一旦发了高烧很可能产生惊厥,一惊厥缺氧等可能造成全盘崩溃。当时我很紧张,第一件事就是把孩子身上盖的单子撤掉,一只手拿起一瓶酒精洒在他身上,另一只手抓过电风扇就吹。当时测了孩子的体温是40.1℃,用上药过了10分钟,体温就降了1℃,然后慢慢往下降,整个过程非常紧张。 记:患者的父母也很紧张吧?
凌:我们忙得热火朝天,他的父母也在监护室门口坐了7天7夜。孩子生病前,夫妻俩正闹离婚,吵得天翻地覆。孩子一生病,夫妻俩的“战争”也停止了,团结一心救治孩子。孩子的病这么重,两个人就得相互有个依靠,彼此间也有了更多的理解。治疗了一个星期,小男孩的妈妈找到我说:“凌主任,我看孩子太受罪了,你们也尽力了,就别让他遭罪了,算了,我们放弃了。”我说:“你们是因为钱跟不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说倒不是钱的问题,孩子他爸是做生意的。我说:“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就再给我一周的时间,如果还不行,就算了。”因为当时我估计一个星期可能会有奇迹发生。小男孩的父母一听医生都没有放弃,他们干吗要放弃啊?结果,过了一个星期,孩子的病就慢慢好转了。
记:18年过去了,您知道现在这个孩子怎么样了?
凌:知道,因为他家人一直跟我保持着联系。当时治疗一个月后,孩子是走着出院的。一年后,孩子是踢着足球回来的。过了6年又来复查,孩子的身体完全康复,随后就去了澳大利亚留学。又过了6年,他在澳大利亚完成学业回国了。最有意思的是,他的父母也不再闹离婚了,已经和好如初。经过这么一个过程,他的父母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再吵,因为最困难的时候是两个人相互依靠着走过来的。我还记得那个男孩出院不到一年,有一天我在坐诊,突然来了一个女的,一下子跪在我面前,抱着我的腿就哭,把我吓了一跳。我赶紧把她扶起来,问她什么事。她说:“凌主任啊,我就是去年您救治的那个小男孩的妈妈,我是特地来感谢您的,我太谢谢您了!孩子现在特别好。”此后,他们经常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他儿子的状况,还给我寄来孩子的照片。这让我很有成就感:救了一个人,就等于救了一个家。
记:冒昧问一下,您有过那种感觉很挫败的事情吗?
凌:有一件事不但让我有挫败感,甚至有放弃从医的想法。那是一个三叉神经痛的病人,我给他做手术,当时手术过程很顺利,但是因为有一根血管挡在那个地方,我把癫痫病专科医院那个血管给烧断了。那是一个比较小的血管,没想到那个血管起到了主要的引流作用。手术后,病人大脑肿得厉害,后来这个病人就死了。病人家属为这个事情写了很多信,这是我从医生涯中唯一的一个病人家属写信骂我的。我一点都不恨这家人,因为我的手术导致这个病人的死亡,虽然说病人的死亡原因不是我的手术违反操作规程,也不是因为手术做错了造成的,而是病人个体的一种变异,一般人这个小血管是可以被烧断的,但是碰巧有的人就不能。但这毕竟是我做的手术,直到现在我心里还很愧疚。
家人最喜欢听我聊治好的病人
记:在您接触的患者或患者家属里面,对于医生的治疗,是理解的多还是不理解的多?
凌:当然是理解的多。我遇到过不理解的患者,你跟他说什么,他就跟完全听不见一样,没有沟通的余地。我记得有一个病人是脑干延髓的血管畸形,已经出血了,不治不行,要治就只能做手术。做手术后前几天还挺好的,说明手术本身对他没什么干扰,但是5天后,他又发生了一些其他问题。他的家人不愿意了,在医院里闹得天翻地覆,把我办公室的门都踢坏了。虽然我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那个时候会感觉心里很受伤。可是医生是不能跟病人置气的,因为病人需要你的帮助,你就不能跟他计较,就跟大人不能跟小孩计较是一样的。
记:现在医患关系紧张,平时您对下属是怎样要求的?
凌: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被杀的时候,有医生对我说:“领导,这几天每次路过急诊室,我心里都有些发毛,总想着有没有人突然向我拔刀。”后来我发现很多同事都有这种感觉,路过急诊室都提心吊胆。我给他们的忠告是:“既然是偶然事件,就不可能到处发生,不要自己吓自己,要忠于职守,相信世界还是美好的。”医生的职业是高尚的,但受大环境的影响,一些人心态浮躁,特别是一些年轻医生想的是赶紧挣钱买房子、买汽车。从医生这个职业来说,要能做到安神定志,把心沉下来。因为我们医治的是人,不是一部电脑、一辆汽车,弄坏了可以拆了重组,生命对人只有一次。再者,当医生的要望之俨然,不能蓬头垢面,衣着不整;不得多语调笑,戏谑喧哗。我在科室里要求男医生上班时必须打领带,每天刮胡子,头发必须梳整齐。如果你衣冠不整,病人怎么能信任你?在我们监护室门口有八个大字:健康所系,生命相托。这是我请书法家写的。医生护士每天进来出去,都可以看到这八个字,时刻想到这是责任,这是病人对我们的性命相托,不能懈怠。当然,病人家属看到这八个字心里就会感觉踏实,知道医生护士心里有这份责任,把病人托给他们是有安全感的。
记:聊完事业,再聊聊您的生活,您当医生这么忙,有时间陪家人吗?他们肯定有意见吧?
凌:我父母都是医生,非常理解医生这个职业的特殊性。不过,作为一名家庭成员,我需要跟家人经常沟通,所以我尽量回家吃晚饭,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是我小孩癫痫能治好吗又经常回家很晚,所以,基本上我家吃饭都是在晚上9点以后。每次回到家,我爱人都快饿晕了,总是不断地吃点小零食,非要等我一块儿吃晚饭。而且我们家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听我讲我治好的病人,或者是我治病的心路历程,这也是我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事情。尤其是我爱人,他不是医生,听什么都感觉新鲜,现在都快成半个专家了。
记:您在孩子成长过程中参与得多不多?您的孩子学医吗?
凌:我的工作很忙,没有多少时间参与孩子的成长,很多时候都由我丈夫陪着。我丈夫是外交官,平时也很忙,所以我们会相互分配一下时间。另外我的父母对我帮助很大,儿子小的时候都由我父母照顾。我对儿子做的最有意义的一件事就是,他结婚的时候我送上了一份别致的礼物――《给儿子的歌》。我自己作词,请朋友帮忙谱曲、演唱,然后亲自制作了演示幻灯片。伴随着优美的旋律,我选择、编辑、解说儿子从小到大各个时期的照片,用一张张幻灯片放出来。当时效果特别好,也特别温暖,把很多来宾都感动哭了,儿子也流着泪感谢我。儿子上高中时,我问他愿不愿意学医,他坚决不学,说当医生太累了,但他很为我这个学医的妈妈感到自豪。从小写作文,只要儿子写妈妈,得分保准高,因为我有太多故事可写了。如今,儿子已成家立业,我也年逾花甲,我要为医学事业再站好最后一班岗。
〔编辑:刘波〕

她是我国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也是我国脑血管病血管内治疗学的创始人。她以成功救治被国外医生判了“死刑”的凤凰卫视女主播刘海若闻名海内外。她还救治过许多比刘海若更严重的病人,创造了很多医学奇迹,被誉为“神医”。对于“神医”的赞誉,她坦言世上并无神医,她也曾因为手术失误而内疚,甚至想过不再行医。在长达40多年的行医生涯中,她始终抱着“大医精诚,医者当尊重生命”的理念。在数十年如一日的忙碌中,她并不缺少对家人的似水柔情。让我们走进大医凌锋的精彩人生…… 国外带回刘海若被总理赞“胆大”记者(以下简称记):当初您为什么选择以男性医生为主的神经外科?凌锋(以下简称凌):从1973年我正式做医生,到现在已经41年了。我的父母都是医生,他们是从战争年代过来的,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医生的职业是多么崇高。“文革”期间,我入伍当了一名卫生兵,任务是给病人擦澡,接大小便,打水,送饭等。即便是做这些简单的事情也让我感觉到,一个人生病的时候是多么需要别人的帮助,而你帮助了别人是一种多大的快乐。当时我唯一痛苦的事情就是对医学知识知道得太少,这也是我学医的最大动力。1970年,我被保送到解放军第七军医大学(现第三军医大(本文共计3页)

大医凌锋:世上无神医,救活一个人等于救了一个家相关推荐: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病医院    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好不好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   西安中际中西结合脑病医院   西安中际医院    治疗癫痫病较好的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河北治疗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医院   陕西西安中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能治好吗  



新华网  人民网  新浪新闻  北京癫痫医院排名  39健康  心里频道  郑州癫痫医院排名